伟德体育在线 1

众所周知,目前美国页岩油作者疯狂增产,而以沙特为主的欧佩克和俄罗斯为代表的非欧佩克产油国最终执行减产协议。过去,油价也主要由欧佩克和俄罗斯这样的产油大国说了算,不过现在时代要变了,油价或许不再由他们决定,因为美国原油的世界影响力越来越大。

  [摘要]
进入2019年,“OPEC+”大力推行减产的信心并没有被削弱,油价也在持续被推升当中。据路透社报道,“OPEC+”将继续履行减产协议以平衡市场,直到认为库存从当前水平下降到5年的均值。

这几天国际上石油价格都在上涨,原因就是欧佩克的石油增产数量达不到外界预期的目标,导致石油行业走强,价格上涨。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近日报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分析师威利?奥尔森(Willy
Olsen)对该社表示,石油价格不再取决于欧佩克围绕供应配额的波动;油价市场将由计划入场的新美国石油开采公司的价格政策所决定。

  进入2019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一改去年下半年的颓势,自1月开始一路上涨,不到两个月涨幅已超过20%。

对此多国表示了不满。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表示,希望OPEC将会大幅增产。需要保持石油低价!

美国石油产量正在冲击欧佩克、俄罗斯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就石油减产达成一致,成为推动国际油价上行的重要因素。然而与此同时,美国因素在原油市场中的搅动,令供给前景迷雾重重。

普氏能源资讯公司全球石油分析主管加里·罗斯说:“目前而言,这已足够,但到了第四季度,要解决伊朗和委内瑞拉出口下降的问题,这就不够了。”

油价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是OPEC领导的减产协议。去年1月,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成员国开始执行减产协议,同时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国家也同意每天减产近180万桶,以缓解石油市场产量过剩并提振油价。减产协议预计将持续2018年全年。

  3月5日,两大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分别公布了加大力度开采国内最大页岩油田的计划。尽管其决定并未立即影响国际原油价格,但美国原油产量的飙升已为短期油价上行带来一定压力,同时削减了欧佩克减产提振油价的效果。

因此,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哈立德·法利赫表示:如果有必要,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9月或举行非定期会议调整产油量。如果9月前发现不能满足原油需求,我们可以举行会谈,有可能继续增产——释放这样的信息,有助于石油价格下降,但必须真实行动起来!

然而,美国原油出口上升及近几个月油价反弹强于预期,已威胁到沙特和俄罗斯对主要海外市场的控制。

  法国巴黎银行预测,由于超出预期的减产,2019年前三季度油价可能会上涨。但美国原油产量增长或使油价在第四季度开始下跌。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将在第四季度跌至平均67美元/桶,WTI原油将跌至61美元/桶。

实际上目前欧佩克及俄罗斯闲置的石油产能还非常巨大。俄罗斯可以在3个月内将石油产量提高30万桶/日,6个月内增产50万桶/日;沙特阿拉伯有能力在90天内将日产量提高200万桶/日。

对此,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奥尔森的话说,美国的石油产量目前为1025万桶/日,高于去年同期(891.5万桶/日)。据专家称,预计美国的产量将扩大,至2019年底可能超过1200万桶/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原油市场只会在多方因素相互交织下演绎行情。

这就是说现在是人为的在压制石油产量,这种“减产协议”不仅石油进口国不满,就连俄罗斯都在“偷偷”的破坏——数据显示,俄罗斯原油产量在6月份第一周增加至1109万桶/日,较OPEC减产协议规定的产量限制高出14万桶/日。

上个月,国际能源署表示,到今年底,美国原油供应将超过之前的每天1000万桶,产量超过沙特阿拉伯,并与俄罗斯相媲美。

  欧佩克面临挑战

所以说,与其在外界压力下被迫增产还不如充分考虑其他各国的建议,一次增产到位。

此外,根据俄联邦统计局和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的数据,2017年11月,美国的石油产量已经超过了沙特阿拉伯。

  2018年12月初,由欧佩克及其盟友非欧佩克产油国组成的“OPEC+”达成减产协议。“OPEC+”决定从2019年1月起,在2018年10月原油日产量基础上,日均减产120万桶,其中欧佩克成员国日均减产80万桶,非欧佩克产油国日均减产40万桶,减产期限初步设定为6个月。

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当月,美国石油日产量为1003.8万桶;据俄联邦统计局数据,沙特阿拉伯日产量为990万桶;同期,俄罗斯日产量为1012.6万桶,是全球最高水平。

  进入2019年,OPEC+大力推行减产的信心并没有被削弱,油价也在持续被推升当中。据路透社报道,OPEC+将继续履行减产协议以平衡市场,直到认为库存从当前水平下降到5年的均值。

美国公司才是油价的最终决定者

  作为欧佩克最大产油国,沙特是减产的坚定执行者,率先作出减产表率。今年1月,沙特原油产量下降至1020万桶/日。《金融时报》报道称沙特将继续减产,到3月将降至约980万桶/日。这一减产规模将比协议中的配额低将近50万桶/日。

他表示:“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增长速度将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石油价格不再取决于欧佩克围绕供应配额的波动。美国实际上改变了油价的整体结构。”奥尔森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将能源视为一种经济力量,称美国将通过在国内发现新的石油资源来主导这一领域。2017年11月,美国政府批准阿拉斯加附近石油开采计划。对此,奥尔森称,特朗普政府此举打开了新的钻井机会的大门。数千美国投资者对石油业的投资,以及迅速增加的钻井设备,将压制油价上涨的动力。“一切都将取决于新的美国石油公司集团决定以何油价进入市场。”奥尔森说。IEA在本月13日还警告称,极其坚挺的美国页岩油产量料将导致全球石油供应过剩,从而令今年的国际油价承压。回顾本周原油市场,本周油价上行,主要受益于美元指数的走软,此外产油国本周发表言论强化限产也支撑油价。不过美国原油增产的忧虑始终成为油市的最大阴影,在美国产量加速上升的背景下,油价上行的空间可能有限。

  然而,非欧佩克国以俄罗斯为首,从参与减产协议开始就态度暧昧。

  俄罗斯内部率先有质疑声,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总裁谢钦(Igor
Sechin)曾在去年12月底明确反对参与减产协议。作为俄罗斯最大油企,其不可避免地成为减产的主力军。

  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行政总裁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对路透社表示,作为俄罗斯参与减产协议的主要架构师,他不认为有理由废除协议:“如油价跌至40美元/桶,美国产量会下跌,因为美国油企开采成本较高。但这一场景也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主要伤害。”

  或许是内部分歧,俄罗斯并没有开足马力落实减产。
数据显示,今年1月俄罗斯实际日均减产4.2万桶,低于此前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预期的1月日均5万―6万桶的减产规模。

  据彭博社报道,要完全遵守减产协议规定,俄罗斯第四大原油生产商苏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日均减产规模需达到2.5万桶。但其反而在1月上调产量,增加了1.07万桶,被认为减产不力。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曾对此抱怨道:“减产幅度比之前的要慢。”

  减产不力还是引来沙特不满。俄罗斯对此解释为,当地寒冷天气和地质条件不适宜快速减产。诺瓦克表示,俄罗斯已起草减产时间表,3月前可能达到最多22.8万桶/日的减产力度,平均减产幅度将超过2月。

  美国原油高产争夺话语权

  另一方面,美国原油产量创新高。

  石油巨头雪佛龙预计,明年底之前在Permian盆地日均油汽产量达60万桶,到2023年底达90万桶,比此前预期日均产量65万桶提高近40%。埃克森美孚则表示,最早到2024年在Permian盆地日均油汽产量达100万桶,增幅80%。

  美国页岩油的新一轮复苏推高了原油产量。其最终产量达到多大规模,是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制定新生产政策的重要依据。只是,他们或许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去年,美国近35年来首次超越沙特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今年将延续增势,预计原油产量超过1150万桶/日。“今年美国输油管道建成后,原油出口将大量增长。”美国能源部在其报告中表示。

  国际能源署曾鼓吹美国在全球原油市场“影响力日益增强”。其称美国原油产量大幅增长,或很快会挑战沙特和俄罗斯的市场份额。时间节点逐渐明朗。

  “最快在2025年。”独立能源咨询及数据服务商Rystad
Energy在1月发布报告,指出届时美国油气产量将达到,甚至超过俄罗斯和沙特的总和。

  国际油价到了关键时刻,欧佩克试图夺回原油市场“话语权”。“原油市场或在4月重新获得平衡,或迫使欧佩克在5月或6月前解除生产限制,制定新计划。”高盛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
Currie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短期来看石油价格有望获得提振,但乐观现象可能“转瞬即逝”。